塵土滄桑與神聖光澤--莊明中繪畫的影像重疊與俗聖對話-廖仁義

Rate this item
(1 Vote)
2016 莊明中和廖仁義教授合影 2016 莊明中和廖仁義教授合影

文/廖仁義(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 藝評家)


壹、前言

    
做為一個海島的子民,莊明中曾經看見海洋的潮起潮落,訴說著短暫與流逝,呈現出塵世的滄桑,也曾經看見島嶼的虔誠謙卑,嚮往著永恆與平安,俯首於神聖的光澤。做為這個海島的藝術家,莊明中想要透過繪畫作品,紀錄卑微的俗世生命,見證莊嚴的神聖祭儀,將俗聖之間的對話轉換成一幅幅的畫作,讓短暫與永恆相互交會與輝映,共同定義時間,使物質的時間與精神的時間合而為一。

莊明中的藝術心靈,植根於從過去到現在每一個時期臺灣美術對於斯土斯民的關懷,並且在他經歷藝術思潮與技法探索之後,也逐漸展現出屬於他自己的題材與風格。從他的創作歷程中,我們可以發現,他的繪畫題材與思想也從早期對於時間的短暫與永恆的探索,逐漸延伸到對於人類文明興衰的反思。已過知天命之年的莊明中,藝術心靈正在從個人命運課題朝向群體命運的課題。


貳、莊明中的繪畫傳承

臺灣的油畫在日治時期經過半個世紀的啟蒙與演變,在二次大戰結束前後已經達到專業表現的高峰。而在1945年以後,經由學院繪畫教育的培養與普及,以及藝術創作的社會條件日益成熟,至今也已經發展出極為豐富而多元的專業陣容。無論是在學院或者非學院的脈絡中,我們都可以找到各個不同畫派的師承關係與世代演變的系譜。而莊明中作為目前屬於五十歲這一代的藝術家,我們也可以找到他的師承關係與世代系譜。

莊明中畢業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與美術研究所,而他繪畫生命的養成可以說都是延續著這個學校的專業傳統,再去發展出自己的主題與風格特色。

1945年以後,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的前身省立臺灣師範學院藝術系,繼承日治時期的訓練與成就的油畫教師主要就是廖繼春、李石樵、張義雄、陳慧坤,其中又以前二者因輩分較高而影響較大。廖繼春從印象主義朝向野獸主義,李石樵從印象主義朝向立體主義。廖繼春除了影響五月畫會,例如郭東榮與陳景容,但也影響了其他不屬於五月畫會的學生,例如陳銀輝。

在臺師大油畫教學的傳承系譜中,廖繼春傳到陳景容與陳銀輝。陳景容發展出擅長以象徵圖像從事構圖布局的超現實主義,而陳銀輝則是發展出以明亮色彩與輕快筆觸達成抒情效果的視覺表現主義。而陳銀輝的這種視覺的表現主義,也已經又傳到另一代的學生,而莊明中便是他在這裡執教後期的學生。油畫之外,莊明中也擅長水彩,師承有水彩詩人之稱的李焜培,也就磨練出既能寫實也能寫意的功夫。因此,莊明中在臺師大就讀時期以及1990年前後的油畫作品與水彩作品都很明顯受到陳銀輝與李焜培的影響,而一直到現在他還是對於這份師承表現出尊敬與光榮。


參、莊明中的心路歷程

1963年莊明中出生於臺灣中部的濱海鄉鎮。自從童年時期以來,海洋已經成為他的世界觀與人生觀最核心與最熟悉的一個範疇。海洋,是他的歡笑,也是他的悲傷。每當地方父兄船隻滿載而歸,歡笑就會傳遍整個村落;每當船隻遇到逆境,悲傷也就影響每個家庭。這些歡笑與悲傷,印入眼裡,刻入心底,讓他記下自己鄉里的故事。而這些故事,日後也就成為他的創作動機,使他特別用情於海洋、船隻、魚類、漁民、漁村祭儀,以及散佈在海洋生活四周的五光十色。

鄉里的故事,讓他情感豐富,也讓他知道必須認真讀書求學,才能海闊天空。最初畢業於省立臺中師範專科學校(國立臺中教育大學前身),擔任教職之後,莊明中又考進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後來又從美術研究所獲得碩士學位,師承臺師大美術系的油畫與水彩畫傳統。此後又因優秀的繪畫表現,受聘於母校國立臺中教育大學美術系,並曾擔任美術系系主任,除了具有藝術專業能力,也因為為人樸實、性情溫和,曾經擔任該校主任祕書,輔佐校務推動與執行。過去這十年,不但國際藝術思潮變化迅速,而且兩岸交流日益頻繁而文化衝擊日益加劇,他為了更深入參與藝術層面的對話,也曾進入北京中央美術學院攻讀,在藝術家兼藝術史家袁運生教授的指導下獲得實踐類博士學位,並曾受教於以藝術評論研究與教學著稱的易英教授。    

莊明中成長並工作於臺中,對於中臺灣的自然與生活特別懷著深厚的情感,因此經常在中部縣市文化中心舉辦展覽,例如,他曾多次在苗栗縣立文化中心、臺中市立文化中心與國立彰化美學生活館舉辦展覽,似乎也意味著他跟中部濱海縣市已經結下特別的緣分,彼此因為有著共同的海洋經驗而能進行出自親情的對話。而在這份海洋的親情得到地方父老的認可與鼓勵之後,他才將這些作品帶到可以讓全國民眾分享的地方,例如2010年他曾經在臺北的國父紀念館舉辦個展,便是為了提醒已經遺忘海洋的現代都市人重新看見海洋。


肆、莊明中繪畫的「影像重疊」

莊明中的繪畫,延續著台灣前輩畫家受到印象主義影響的外光派傳統,擅於在物理形體的圖像描寫之外紀錄光影的流動,使時間狀態呈現出來。但隨著自己藝術思想的演變,他開始發展出「影像重疊」的技法,並藉此產生空間重疊與時間重疊的視覺效果。透過這種「影像重疊」,他讓雙層影像或多層影像重疊或穿插交疊,因此,各層影像都是形體的描寫,不再只是表裡關係,也不再是主輔關係,它們是相互平行的兩個事物、兩個狀態、兩個空間或兩個時間;有時是相同時間之中兩個地點的事物或活動,也有時是相異時間的兩個事物或活動。也因此,他往往能夠將俗世生命與神聖祭儀平行呈現在畫面之中。這種「影像重疊」常見於電影或錄影剪接,延伸到繪畫中可以經營出雙層圖像或多層圖像,而也就是在這項技術的運用中,我們發現莊明中的繪畫創作具有現代意識與當代意識。

莊明中的繪畫歷程,不但經歷過自己師長的現代藝術的洗禮,也曾經歷1980年代到1990年代當代藝術正在臺灣風起雲湧的時期。他因此有意識地從古典藝術建立技法基礎,從現代藝術找尋視覺的形式主張,從當代藝術開發視覺觀點的豐富層次。古典的繪畫奠基於一個層次的視覺內容,即使會有圖像學的多層意義,仍然是在描繪一個視覺層次範圍的圖像,但是現代藝術由於受到攝影影響,便已開始注意到機械設備對於肉眼視覺的影響,也就影響了現代繪畫的形式思維,例如立體主義、未來主義與歐普藝術其實都曾受到這一影響,特別到了當代藝術又受到電影以及數位技術的衝擊,便將這種技術延伸到其他媒材的藝術創作中,而不例外的也被運用於當代繪畫。莊明中的「影像重疊」,除了是一種可以將俗世生命與神聖祭儀放進平行時間的創作技法,也是一種當代觀點的覺醒。

但這個技法,所需要的不只是觀點的覺醒,更需要材料的處理能力。從莊明中的作品中,我們可以發現,這種看似兩張底片重疊的影像,實際上是在畫布上一層一層顏色逐漸塗抹出來的不同層次的不同細節,這必須具備深厚的油畫材料與技法的處理能力。因此,他的繪畫既有繼承也有開創。


伍、莊明中的創作歷程

莊明中自從進入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就讀便已積極探索自己的題材與風格,日益成熟,並且每一時期都能在既有的基礎上再作創新,有時是題材圖像的創新,有時是形式風格的創新。回顧他從1980年代以來的繪畫作品,我們看到他藝術創作的演變歷程:
    
(一)鄉土風景系列:這個系列最早出現於1980年代初期,大致是他大學時期的作品,主要是以臺灣的鄉土風景為主題,並以外光做為表現手法。例如,1982年的《柳川夕照》,一方面能夠寫實地刻劃這個充滿懷舊氛圍的都市角落,另一方面也能透過光影訴說時間的流逝。

(二)城市風景系列:這個系列主要創作於1990年代初期,而這時他已經開始運用影像重疊的技法。例如,1990年的《傳說》這件水彩作品至少是三個層次的影像重疊,最底層是老街建築的圖像,第二層是隨波盪漾的漁船圖像,最外層是光線灑落的明暗效果,形成了時空交錯的氛圍,並且呈現出多重的歷史層次。

(三)海洋祭儀系列:在這個系列中他將影像重疊發揮到極為成熟的境地,特別是1997年的《祈-王船祭》這件巨幅油畫,既能表現細膩的油畫技法,也能傳達俗聖對話豐富感人的場景。這件作品以「燒王船」做為題材,表面上看只是在描寫漁業社會的民俗信仰活動,其實構圖中穿插交疊著許多層次的視覺內容,每一個視覺內容都有其自己的時間與地點,卻都被並列或重疊在一個共同的畫面中,特別是金紙的燃燒飛舞已經跨越了俗世與神聖的界線,讓整件作品充滿從物質世界朝向精神世界的多元敘事。

(四)生命時光系列:從1997年以後,莊明中將影像重疊的技法延伸到生命意義探索的主題,致力於同時表現短暫與永恆,例如,1999年的《生命探源》,交疊著海洋浪濤的千變萬化與海洋生物的世代繁衍;2000年的《布拉格的鐘聲》,交疊著古城屹立的風華與時間流動的情緒。

(五)海族讚歌系列:從2005年以後,莊明中著墨於魚類圖像。雖然這些魚類不限於臺灣魚類,但仍舊是來自他對海洋的敬畏。這時他的作品中,除了傳統漢人的海洋圖像,也增加了蘭嶼達悟族原住民的海洋圖像。在他回歸海洋找尋生命根源的過程中,他從達悟族與海洋的親密關係找回了自己的海族意識,並且發展出海族讚歌系列。

(六)文明興衰系列:2000年以來,莊明中又從海洋經驗延伸到自然的關懷,並且看見自然與文明的關係。相對於自然,人類的生命非常短暫,甚至人類感到自豪的文明也只不過是短暫而渺小的片段。雖然我們有限的生命歲月無法實際經歷文明的興衰,但是藝術家被賦予了想像力,將之轉變為縮影,放入作品中。再次運用影像重疊,莊明中將自然與文明作出了對照。


陸、結語

莊明中是一個情感豐富的藝術家,卻又冷靜溫和,因此能夠包容多元思維。這份人格特質,其實也呈現在他的繪畫作品中。他繪畫創作所運用的影像重疊,便是因為他的思想視域包含著不同方位與不同層次的內容,而做為一個畫家,他一直努力琢磨自己的創作能力,專注於將這些不同方位與不同層次的思想視域,透過顏料與畫布表達出來。

當初想要成為藝術家,或許莊明中只是想要紀錄個人的鄉里故事,最多也只是想要將海洋的潮起潮落放進畫布,但是生命的閱歷與反思卻已經將他帶往更遙遠的地方,他的視域已經從個人命運朝向群體命運。這是一條更為艱難的道路,前方充滿挑戰,但是他的能力與智慧也還在繼續茁壯,而他也從未停止探索。因此,我們相信,莊明中的繪畫探索將會為臺灣美術開拓更為豐富的視域。



Read 1455 times
©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莊明中官方網站 ︱ Designed by RUMOTAN 儒墨堂
TEL:02-89935275 Mail:service@rumotan.com